"人与强权的斗争, 就是记忆与遗忘的斗争。" ── 米兰·昆德拉 (Milan Kundera)

Monday, February 27, 2012

“凤姐”可怜,“拖车姐”可笑!


大约2年前,中国出了个“奇女子”-- 凤姐”。根据网上资料,“凤姐”生于1985年8月9日,重庆綦江赶水镇人,身高1.46米,大专学历,当时在上海家乐福超市工作,月入千余元,自称9岁博览群书20岁达到顶峰,“前后300年无人超越”。她曾在上海地铁站发过成千上万份征婚传单,也曾在电视台情感类节目上公布七大极为苛刻的征婚条件,誓嫁身高至少1.8米的名校硕士,并且长得要阳光、帅气。由于她开出令人咋舌的高标准征婚条件,加上各种雷言囧语层出不穷引起各路媒体和广大网民的关注,迅速走虚拟及现实世界,被网友戏称为“宇宙无敌超级第一自信”。然而,笑骂由人,我自精彩,“凤姐”的出场费飙升,还拍了几个广告!

"凤姐"

除了自称“前后300年无人超越”之外,“凤姐”的雷言囧语还有:“很多人都说我漂亮我也知道我漂亮”、(未来丈夫)智商是不可能超过我了,只能用长相和身高去弥补,这样才配得上我”、“爱因斯坦绝对没我聪明,他发明电灯的嘛!”、“爱因斯坦宏观上不如我”、“必须具备国际视野,有征服世界的欲望。奥巴马才符合我的征婚标准,如果离了婚,我会考虑嫁给他”、“男朋友看到女的别他妈花痴样”、“男人过了三十岁就没看点了,就人老珠黄了”、“中国人民银行、花旗银行、渣打银行、汇丰银行、交通银行、中国人寿等金融公司驻中国区首席执行官向我表达爱意,愿意与我结婚,而本人觉得他们年老色衰,所以不愿意”、“我的七大要求全国还能找到100个我认为不高,全国找到1个是还差一点,全国一个都找不出我认为是刚好”、“最喜欢的一首诗,是自己写的:天还没有黑,天已经黑了”。。。

有人说,无论长相如何,每个人都有设定自己一套择偶标准的自由,无可厚非。这句话没错,但“凤姐”的雷人言行说明了事情并非单纯的“择偶条件脱离现实”那么简单。正常人一般都有自知之明,把太夸张的要求和过高的自视公诸天下落人话柄,必有内情。姑不论“凤姐”背后是否有推手、广大网民是否不自觉地推波助澜、社会风气是否流于低俗无聊,有一个因素是绝对存在的,那就是当事人的脸皮之厚非比常人,自我感觉超级良好,其心理失衡已不是“自恋”两个字所能形容。“凤姐”并非孤立案例,“凤姐”现象的代表人物还包括了“木子美”、“芙蓉姐姐”等人。

“凤姐”现象也折射出一个更大的问题:在人口超过13亿、处处讲“关系”的中国,有机会成为习近平、章子怡、姚明、杨澜的人并不多,像“凤姐”这样一个出身农村、没有家庭背景、貌不惊人、学历一般的普通草根女性,要出人头地谈何容易,只有用自己来制造雷人话题,哗众取宠,并充分利用网络这个低成本媒体来提高知名度。从某种角度去看,这是当今中国人的悲哀

把焦点拉回来马来西亚,最近举行的蔡林辩论会意外地“捧红”了一个人 --拖车姐”。“拖车姐”是马华基层领袖,有一份优差 -- 国阵“选区协调官”手握联邦政府百万拨款,月支纳税人3千多元公帑
“拖车姐”
“拖车姐”无视蔡林辩论会是个讨论国家路线大课题的场合,不顾个人仪态,以超高分贝声嘶力竭,歇斯底里地向行动党秘书长兼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质问:林首长,我是半个槟城人。你刚才讲说,你要减轻人民的负担;第二, 你们赚了很多钱。我要告诉你,你误导人民!因为门牌税起价,所有的东西都起价!包括:十点半晚上,我亲眼看到两次,十点半,整条路已经没有车了,但是,你还叫你们的执法人员拖车!导致在那边打架,头破血流!这个治安问题,你要怎样去解释?这样子叫做减轻人民的负担吗?”由于表情夸张、声调超高,加上现代传播途径发达,其“声名”马上响遍全马,关于门牌税和拖车的指责也几乎马上被揭穿与驳斥,网民一面倒要求她为不实指控而道歉。

如果“拖车姐”以低姿态认错道歉,这件事就可以落幕了。然而,在蛰伏3天后,她却接连发表文告,不但拒绝道歉,反而高调为自己的言行狡辩,并反守为攻,一方面扬言起诉一些网民,另一方面却抨击槟岛市政局扬言就其不实指责起诉她。在文句不通的文告中,她为了自圆其说,强词夺理、反口覆舌、颠三倒四,极尽混淆是非指鹿为马之能事。

“拖车姐”的雷言囧语包括:“敢怒敢言,敢做敢当是本人的宗旨”我国发生那么多贪污腐败事件,包括巴生自贸区大丑闻、国家养牛中心弊案,何曾听你质问联邦政府?)、“我有何错?为何要道歉?”(你在辩论会中的指责无中生有,有录影为证,还坚持不肯道歉,这样就叫“敢做敢当”?)、“我所说的,都是确确实实存在的问题”(相关人员已经提出确凿证据加以驳斥)、“(行动党)鼓励一种打压得文化,针对任何言论都可以采取法律行动,对每一个要提出疑问的普通人民形成压力”(这句话倒说对了,只是搞错了对象,应该针对你所在的执政党提出;再说,你是“选区协调官”,“普通人民”不包括你)、“请不要以羞辱性、侮辱性,尤其是具有性骚扰意涵的文字、移花接木的图片或视频等方式,对我做出人身攻击”(这不是恶人先告状吗?)。。。

就像“凤姐”现象,“拖车姐”现象也揭露了更大的问题。人们需要思考:为何“拖车姐”明知自己“情绪过于激动,无法把问题问清楚”,还要强出头抢着发言?为何“拖车姐”犯错后,本党上下还加以维护?

308大选失利后,国阵滥用公帑设立了许多国州选区协调官联邦村长职位,制造出双重政府架构,一方面试图扰乱民联州政府的施政另一方面可以酬佣地方朋党,避免“树倒猢狲散”,为来届大选“绑桩”。“协调官除了有支薪之外,也拥有向首相署申请拨款的权力,如同第二个议员,却不必受人民监督,还可以卡位,争取出战下届选举。然而,正因为这是块肥猪肉,许多国阵中人虎视眈眈,不同派系也常会为之斗争,导致一些“协调官”如走马灯般频频换人。士拉央国会选区“协调官”更是3年换了3人,“拖车姐”是最新的一个,上任还不到1年。由于树大招风,不免招来一些党内“同志”眼红,加上大选将至,州主席林祥才对此国会选区出战资格虎视眈眈,在这关节眼上当然要争取有所“表现”

一方面马华“逃离政治”经年,另一方面蔡总会长上台后却鼓吹“高调论政”,这个矛盾就给底下的大大小小官员带来了难题,巧妇怎为无米之炊?(昨天,那么多人挺身而出,顶着骄阳,在各处集会反对高危稀土厂,马华却躲在中央党部的冷气下举行党庆,蔡总本人甚至把稀土课题贬低为“地方课题”,这叫“高调论政”吗?)所以,最有效的“表现”方式莫过于直接、公开地取悦上头,给他留下深刻的良好印象。在种种主客观条件影响下,便出现了蔡林辩论会上护主心切的一幕,“高调论政”沦为歪曲抹黑口水。明知道自己识见不足、情商低下,但为了名利也只好豁出去了,只是不小心低估了场外观众的智慧和反应。

在“拖车姐”犯错复狡辩后,本党上下竟然一致加以维护。党妇女组总秘书周丽玉以“拖车姐”作为女性从政者这个“无厘头”理由为其说项,年纪轻轻就官拜副部长的蔡总会长公子蔡智勇更是扬言:即使有差錯,也沒有必要繼續追究下去更重要的是,蔡总亲自出面维护她,把其过错大幅度淡化成在緊張時的表現不佳!看来“拖车姐”存心要“表现”的算盘并没有打错,护主心切的苦心并没有白费!有了全党上下作为后盾,何须怕网络上那些乌合“暴民”?何须那么笨去道歉?这也暴露了,在国阵的朋党主义施政下,有太多的官员和公务员只需逢迎上意,屈膝邀宠,便可以在主子撑腰下,凌驾民意,恣意妄为。最佳例子包括了在大选中落败,靠受委上议员而得以从后门进入内阁的巫统妇女组主席莎丽查、偏袒无能的历任总警长和总检察长等等。莎丽查不也是以极其傲慢的态度面对民意,拒绝为弊案负责,而政府总长纳吉不也是避免对付她吗?

马华这种护短的举动和夙敌行动党的表现形成强烈的反差。大家还记得,才不久前,行动党“超人”丘光耀发表了“媒体援交论”,虽然有一些根据,却在党外遭到围剿,党内人士也不敢出面相挺,最后落得两度道歉的可悲下场。看来,能力平庸、容易“紧张”、容易“情绪激动”的人选择加入马华而非行动党,不失为明智之举!

自我感觉超级良好的“凤姐”和“拖车姐”都为了名利而不惜自暴其丑,使自己沦为众人取笑的对象,这是两人的共同点。然而,两人的差别却更大。“凤姐”来自受压迫的社会底层,在中国的大环境下,欠缺出人头地的主客观条件,为了突破个人困境而出此下策,情有可原,其故事可说笑中有泪,是个可怜人。反观“拖车姐”,不受民意监督却掌握国家拨款,每月白领公帑几千元,处于畸形政治体制下的上层朋党阶级,其做法是自作自受,完全是个具有马来西亚特色的可笑角色

1 comment:

  1. 靠山山会倒,靠马华?马华会跑!

    ReplyDelete